• 女大学生嫁给补鞋郎 住进简陋出租屋
  •  2010/2/25 21:10:52 | 分类:情感故事 | 阅读:2619
  • 导读:他,叫刘建文,今年岁,来自四川,从他岁开始,至亲的母亲、姐姐和父亲相继离他而去,现在他靠每天在街头帮别人补鞋为生;她,叫罗水秀,刚满岁,来自广东湛江,家里有疼爱她的父母和哥哥弟弟…

  • 汕大本科女嫁给补鞋郎

     

    他,叫刘建文,今年28岁,来自四川,从他12岁开始,至亲的母亲、姐姐和父亲相继离他而去,现在他靠每天在街头帮别人补鞋为生;

    她,叫罗水秀,刚满25岁,来自广东湛江,家里有疼爱她的父母和哥哥弟弟,今年6月刚从汕头大学的生物科技本科毕业。


    旁人看来,罗水秀跟刘建文实在毫无“交集”。然而,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由一双高跟鞋开始,他俩从相识,到相知、相爱,直至最终如愿结为夫妻。今年3月至今,在广州龙洞富民路上,两个年轻人上演了一段让当地人广为流传的爱情故事

     

     

    孤苦

     

     

    亲人相继“离开” 未婚妻也背弃了他


    今年3月,农历新年过去不久,正是冬去春来之际,刘建文却刚经历着人生中的“寒冬”。去年年底,他的父亲因肺癌去世。


    认识水秀不久,建文便向她述说了自己的身世:自小生活在父母与两个姐姐的身边,念书只念到小学五年级。从12岁起,亲人陆续“离开”了他:那一年,母亲病故;数年过去,外出谋生的大姐从台山寄回最后一封信后,自此音信全无;23岁那年,二姐也因病去世。故土满载伤痛的记忆,3年前,建文和父亲来到广州,进了一家制鞋厂打工。


    那时候,建文在家乡的未婚妻也跟随着他一起来了,建文坦言:“我是打算跟她结婚过日子的。”可是,在父亲去世后没几天,未婚妻也没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他,同时带走了3个人几年来在广州工作所得的一万多元积蓄。建文离开了制鞋厂,孤身一人在龙洞的街头摆摊补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相识

     

     

    因换鞋跟结识 因同情她每天探望他


    此时,将在6月份本科毕业的水秀,从汕头大学来到广州龙洞,住在老同学兼老友小芝处,计划着一边找工作一边准备毕业论文。


    住下没几天,水秀看着磨损得差不多的高跟鞋,想到该是时候换新鞋跟,以备应聘所需。老友初来乍到,小芝略想后介绍,“到隔壁街的男孩那儿吧,手艺不错,人也挺老实。”


    男孩子黑黑壮壮的身材,样子长得不帅。水秀笑称,“当时可没有怎么留意他。”一双鞋跟3元钱,第二天拿鞋付钱时,水秀才第一次与建文聊了几句。此后,双方日渐投契。


    “我从小觉得,没有妈妈的孩子很可怜。”水秀说,她每天往返于广工与金融学院的图书馆之间,准备毕业论文。最初,出于对建文的同情,水秀会每天去探望他,并不时帮他从学校饭堂打饭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相恋

     

     

    感情遭家人挚友反对 她选择坚持


    “应该是他先有感觉的吧。” 水秀微笑道,建文几天后便主动跟她通电话,相处日久,两人的了解也逐渐加深。进入畜牧公司担任文职工作后,每次在出差途中,相隔着话筒,建文和她度过了数个失眠的夜晚。


    4月25日,水秀回到了汕头大学进行毕业论文答辩。那一天晚上,在电话里,她答应了建文提出交往的愿望。


    首先得知消息的几位大学同学,第一反应都是“不敢相信”。水秀坦言,无论是好友小芝,还是平日关系较好的同学,都纷纷“进谏”质疑,“两人的文化水平相差太远,就算将来组织家庭了,也很难沟通。”


    知道这一消息的家里人,对水秀的反对意见更为激烈。母亲首先表态:“出生在破碎家庭的孩子,没有父母亲,将来嫁给他可是要受苦的。”接着是家中其他长辈劝说:“挑一个补鞋的?你可是大学生呀。”


    面对接踵而至的提醒、劝说和反对,水秀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坚持。“职业是没有贵贱的,他努力地用自己双手获取生活所需,他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相许

     

     

    爱上他的人品 和他住进简陋出租屋


    出身破碎家庭,贫穷,没有体面的工作,“我也从来不觉得他长得帅”,究竟建文身上的什么东西让水秀动心呢?她淡淡地说:“他的人品,以及对我的包容。”


    今年9月3日,两人领取了结婚证,从此便一起生活在龙洞富民街的一所出租屋里。


    出租屋的面积只有十几平方米,除了厕所、厨房之外,再放下一张床,已经没有更多的空间。这是他们的新房,却也仅称得上是一片遮头之瓦。


    补鞋摊位与房子一街之隔,一张木凳,一台机车,一个木制工具箱,这就是刘建文的谋生家当。如今,年轻的夫妇俩每天坐在街上,妻子帮着拿东西,丈夫忙着修修补补,一双鞋3元钱,一把雨伞2元钱。“现在干这行的人多了,一天赚个40元已经很不错。”建文不无忧虑地表示,“房租230元,两个人只有几百元生活费,挺难的。”


    初为人妻,水秀已经习惯每天在菜市场精打细算的日子。物质不丰富,但她说建文很能迁就她,生活得挺快乐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相携

     

     

    他想开个鞋店 怀孕的她教他学电脑


    虽然生活艰苦,但建文表示,能得到一个好妻子已经心满意足。


    水秀怀孕超过两个月,日后,除了两人自己的生活,还必须承担起抚养孩子的重责。对于未来的日子,她表示自己对丈夫很有信心。


    “他是一个很努力的人。”水秀自信地说,建文每天早晨8时开档,一直干到夜晚11时,“只要有志气,将来会有成功的一天。”


    水秀表示,丈夫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开一间属于自己的皮鞋店。为了帮助建文尽快提高,水秀买了几本书回家,督促丈夫学习。需要学电脑,但只读过几年书的建文别说打字,连拼音也忘了。这些天,水秀就一直在帮他补习着拼音。


    自己是本科生,却选择了一个没多少文化的补鞋匠,过着贫穷的生活,有没有担心将来有一天会后悔呢?水秀说:“我会带着他,一天一天地进步,生活也会一天比一天好。”


    (学 习 吧:www.xuexibar.cn)

    此文章为学 习 整理或来自网络,内容仅供访问者参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