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老公竟当着我让小三住家里
  •  2009/11/13 14:24:49 | 分类:情感故事 | 阅读:1650
  • 导读:★倾诉人:许曼,女,岁,自由职业★精彩导读:年的幸福弹指一挥间,自年丈夫严国全的事业步上正轨,家里的经济彻底翻身后,许曼摆脱了贫穷的威胁,却要开始面对外面那些觊觎严国全的女…
  •   ★ 倾诉人:许曼,女,33岁,自由职业

      ★ 精彩导读:11年的幸福弹指一挥间,自 2006年丈夫严国全的事业步上正轨,家里的经济彻底翻身后,许曼摆脱了贫穷的威胁,却要开始面对外面那些觊觎严国全的女人,终于有一天,一个女人进驻了她的家,这段没能经受得住富贵考验的婚姻轰然倒塌了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      ★ 记者印象: 一米七的身高,长发精致地盘在脑后,长圆脸,大眼睛,如果不是肤色暗沉眼神疲惫,许曼的外表打扮应该是那种标准的休闲太太形象。

      我是狠心肠的妈?

      妈妈接到了严国全的电话,儿子在北京马上要放寒假了,以前都由我将他送回武汉,今年,严国全想让我回去接儿子,“许曼不来接,今年儿子就不用回了!”

      放下电话,我妈将我好一顿埋怨,“你们夫妻闹离婚,关孩子什么事,你不想见他,就连儿子也不见了?你真是一个狠心肠的妈!”

      我是狠心肠的妈?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这样说我?!没有人说严国全?那个原本属于我的家,现在却住着别的女人!

      还有我妈,她有什么资格说我。在我和哥哥童年时,她和爸爸忙于工作,把我们兄妹分别寄养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,我们都能上班工作了才回到他们身边。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被父母照顾的快乐,没有人给我梳小辫,给我买花衣服、玩具,辅导功课。如果不是因为他们,我也不会极度渴望爱和亲情,也不会在18岁遇到严国全之后就一下子陷了进去。

      18岁时,我是酒店的前台服务员,严国全的单位就在我们酒店附近。年轻时的我,个子高皮肤白,严国全对我一见钟情。他天天来接我,风雨无阻,最打动我的是,他认识我不久就把我带去了他的家,在那个热气腾腾的家里,我第一次感受到家庭温暖的气息。严妈妈热情地招待,严爸爸慈祥地微笑,还有严国全对我无微不至小心翼翼地照顾,几乎让我是瞬间就下了决心——跟他有个家。

      19岁,懵懂中,我有了孩子。严国全欢喜极了,他说,小曼,我们结婚吧。我不知所措回去问我妈,我妈一听,手一扬,恨不得打我一个耳光,过了半天,她才叹了口气,说,都这样了,那只有结婚吧。

      婚礼是先办的酒,满了年龄我们才又去拿了证,孩子生出来了,我妈还交了一笔罚款。结婚生孩子以后,严国全觉得我上班太辛苦,鼓动我辞了职,那时的他,拍着胸脯说,小曼,我来养活你,有我一口饭吃,就一定有你的。

      告别了贫穷生活

      严国全那时还是厂里的一个技术员,厂里效益不好,我没有工作,家里又有孩子,他的收入每月一千多,仅够糊口。如果不是我爸妈本着补偿之心,每年接济我们两万块钱,我想我们的生活是不会那么幸福的。

      严国全爱我,他对我百依百顺,发了东西,他一定拎回来给我;我过生日,或是各种节日,他一定是陪在我身边;在婆家吃饭,他把我爱吃的菜都放在我跟前,更别说吃完饭后要我洗个碗什么的,平时我是绝对“十指不沾阳春水”,他总说会把我的手弄粗了。他也是个十全十美的父亲,给儿子换尿布,喂奶喂饭,洗澡,基本上都是由他包办了。他对我父母比对亲生父母还要上心,我爸妈有个头疼脑热的,他跑得比谁都快。我妈先对他让我早孕一事很不喜欢他,在我们结婚以后对他就改了印象,反过来还总说我“学历不够,没知识,配不上小严”这样的话。

      日子就在这样的安稳中缓慢地流淌着,10年就这样过去了。如果不是严国全的工厂倒闭,我们没被逼到绝路,也许我们还会持续这样安稳平静的生活。

      3年前,小叔子在北京承包了一个工程,正好严国全厂子倒闭,严国全就去了北京投奔弟弟。他有技术,脑筋又活,很快他就干得风生水起。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窘迫,往我卡上打钱,一打就是一万。他打了钱就给我打电话,“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吧。”

      他不在身边,日子一下子变得漫长难熬。他中途回来看我时,总是怜爱地说我瘦了,儿子也瘦了。他说,“小曼,你等着,我马上把你接到北京去。”

      其实那段时间,我就觉得严国全有点变了。他回来,总说武汉这不好那不好,“就是个最大的县城”,说北京处处繁华,时尚,人文环境好,就像天堂。当然,我们有一点共识,北京的教育环境先进一些,把儿子转学到北京去,那对儿子是个终身受益的事情。所以,半年以后,当严国全回来,再一次说到要到北京去安家,我说服了我爸妈,拿了20万出来,再加上他家给的,我们自己攒的,我们在北京买了一套二手房,然后,给儿子转了学,在北京,我们正式安了家。

      严国全的工资从最开始去北京的三千一直涨到后来的七八千,还有杂七杂八的收入,他像以往那样,全都交给了我。我们再也不过穷日子了,他上班,儿子上学,我就和街坊邻居一起去买买菜,做做饭,上上网,有时间就去做美容按摩,每逢周末,严国全总要带着我和儿子去吃大餐,看着我和儿子大快朵颐,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      年轻女孩找上门来

      严国全收入增加了,外出的应酬也增加了。他很细心,每次出去应酬,不管多晚,他都会给我打电话请假,他一直都像以前那样宠我,记得有一次,我给他发了条短信,说有家牛肉烧饼挺好吃,短信发完我自己都忘记了,可到了晚上下班,他回家时,手里真的拎着我想吃的烧饼。所以,对他在外面有应酬,我是从来不担心的。在我看来,全世界的男人有钱都会变坏,但严国全就不会。他对我的爱,十几年都没变,就像他结婚时承诺的那样,“一生一世只爱你。”

      事实证明我错了。

      两年前的一天,我正在家里洗衣服,突然手机响了,是个不认识的号码,但对方却能准确地叫出我的名字来。“你是许曼吗?我们能见见吗?我有点事情想告诉你。”

      直觉告诉我来者不善,这个女孩一定和严国全有关。我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。

      我跟她约在了离家不远的咖啡厅里。她很年轻,比我还高,非常漂亮,一口同样漂亮的京片子。但说出来的话,却绝对不漂亮。

      “我是来找你要钱的。”女孩子这样说,她漂亮的眼睛看着我,那么清澈,直白,“你老公欠我的钱,我找他要,他不理我,我只能找你了。”

     一个月前,严国全所在的工程处接受了客户的邀请去某度假村游玩,这个女孩是专门负责接待的,当然,在那度假村游玩的三天两夜,她和严国全有了肌肤之亲,她说,事后严国全答应过她给她两千元钱去买化妆品,但没想到,一直到他们分别,严国全也只给了她五百。她找他要,他却从此再也不接她的电话,无奈之下她找到了我,至于为什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,那也很容易弄到,在他洗澡的时候,她偷偷看的。

      我的头嗡嗡地直响,她说了严国全的很多私人细节,我无法不相信她。我给严国全打电话,他一听就急了,开着车就赶来,当着我的面,他揪住那女孩的头发,把她扯到外面去了。

      回到家,我收拾好行李就走,回了武汉。我非常伤心,我一直以为,他对我的爱是不会变的,可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,让我怎么接受?

      我在武汉整整住了一个月,他天天打电话来求我回去,我不肯,直到有天他突然半夜打了个电话来,说,“别闹了,儿子住院了,快回来吧”,我又牵挂儿子,百般揪心中不得不回了家。

      我和严国全表面上算是和好如初了。可我的心,已经被刻上了深深的印痕。我不再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,当然更包括他所谓的爱情。

      时间在平静中又过去了一年。08年3月的一天,我外出买菜回家,看见严国全的车子在楼下,我想他提前下班回家了,用钥匙打开房门,还没等我亲热地喊出一声老公,突然一个女孩从客厅的沙发上站了起来,喊我“嫂子好”,我一愣,这才发现严国全躺在沙发上,他冲我笑笑,“公司新来的职员杨华,今天暂住我们家,明天再去公司安排住处。”他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下,我却感觉到了一种异样,直觉跳出来告诉我,事情绝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。

      当天晚上我和杨华睡在一起,她好像对我的生活特别好奇,提了好多问题,“嫂子你平时都做些什么啊?”“嫂子你桌上的化妆品是什么牌子?”我敷衍了几句,倒头睡了,可是睡梦中我也能感觉到身边这个女孩好奇探究的眼神。

      自从杨华出现,严国全的行踪变得神秘异常,他一个星期里铁定有三天不回家,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我再笨也猜得出发生了什么。我跟了严国全两天,第三天,我把他和杨华堵在了出租屋。

      严国全说,“小曼你不要闹了,我们四个人就这样过,不行吗?”

      严国全说,“小华一个女孩子都愿意这样没名没份地跟着我,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?”

      原来,他和杨华早就好上了,杨华是外地来京的打工妹,家境贫穷,严国全答应,要一生保护她。

      那我呢?那个曾许诺一生一世爱我的人,到哪里去了?

      我再一次离家出走,回到武汉,这一次,我下了决心要离婚。我无法再面对严国全那张脸,那张委琐无赖卑鄙无耻的脸。我妈劝我忍受,好多人都在劝我忍受,是啊,跟着他,可以随心所欲地花钱,生活悠闲自在,外表看,家庭也是完整的,可我偏不,绝不原谅!他不就是觉得我是在依赖他生活,离开了他就不行吗?我偏要一个人活得好好的,我联系了我在武汉的朋友,让他们给我找工作,我要重新踏入十几年不曾踏入的职场,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      我只是心疼我的儿子,每次打电话,儿子总要哭着求我,“妈妈你快回来,我想你了”,“妈妈,是不是我考了第一你就能回家?”

      听说最近,杨华已经搬入了我的家,深夜,儿子给我打电话,“妈妈,我不敢睡觉,我怕他们来害我,我要等他们睡着了我再睡。”

      听着儿子稚气的声音,我的心都要碎了。我夜夜以泪洗面,短短几个月,我瘦了十几斤,只能依靠安眠药入睡,无计可施时只能上网聊天寻求精神寄托。当看到08年的流行词里有“山寨”一词,我苦笑了,假的,山盟海誓都是假的,13年的婚姻,我得到的不过是一段“山寨”爱情,而我的决定是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

      只是苦了我的儿子,有我这个最不称职的妈妈,长大后他会恨我吗?


    (学 习 吧:www.xuexibar.cn)

    此文章为学 习 整理或来自网络,内容仅供访问者参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