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出轨被抛弃 回头后发现丈夫也有情人
  • 导读:有故事的人:洺慧女岁会计洺慧是个很有风韵的女人,乌黑的秀发,丰满匀称的身材,五官虽不够精致,但皮肤很白,由于勤于保养,还泛着少女一样的光泽。这样一个看起来理应很幸福的女人,精…
  •   有故事的人:洺慧 女 34岁 会计

      洺慧是个很有风韵的女人,乌黑的秀发,丰满匀称的身材,五官虽不够精致,但皮肤很白,由于勤于保养,还泛着少女一样的光泽。这样一个看起来理应很幸福的女人,精神状态却很糟糕,眼神慌乱、手足无措,右手手指下意识地玩弄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。

      “闻心,你说,这世上是不是真有报应这回事?”

      一开口,她始终噙着的眼泪就落了下来。我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      “报应”这个词常常被我们用在坏人身上,但它是否真的存在,我们却不得而知。我们只能怀有美好的梦想,希望不去做坏事“报应”就不会降临到我们头上。但如果做了坏事呢?像洺慧现在这样,是否就是老天给她的惩罚呢?还是先听听她的故事吧。

      洺慧的婚姻一直是她引以为豪的事,几乎没有第二个女人可以像她这样轻松、幸福地生活了。可她就像吃自助餐的孩子,明明已装了满满一碟子的食物,却还是不满足。

      我和丈夫是青梅竹马。从小我们就在一起,他对我特别好,好得就像父亲和哥哥,以至于后来,我完全习惯了在他的臂膀下生活,于是大学一毕业,我们就结了婚。

      那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事了,但我对结婚时的事还记忆犹新。我记得,丈夫当时买了整整一面包车的玫瑰,布置在新房里。那天,是他把我抱进新房的。他说,他这个不是王子的男人终于娶到了公主。这话让闹洞房的人疯狂起哄,说“太酸了”,但他就那么深情款款地看着我,真诚得要命,我也被他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    有人说我命好,我觉得也是——当然指的是以前,不是现在。

      以前,我从没遇到过坎坷,一切都是一帆风顺的,顺得让人嫉妒。我没有过学业上的挫折,也没遭遇过感情波折,就是结婚后,也没遇到婆媳关系不好、夫妻吵架等麻烦。公婆早就认可我了,他们对我就像对自己闺女一样好,结婚五年我们都没要孩子,公婆虽盼孙心切,但从不责怪;后来,我儿子出生了,他们又全力承担起了带孩子的任务,让我们小两口继续享受轻松的二人世界。

      那些年,我和丈夫确实过得快乐又潇洒。我们利用节假日出去旅游,或者和朋友聚会。我是个浪漫的人,希望生活每天都有惊喜,丈夫就每天挖空心思为我制造惊喜——送我玫瑰花、送我生肖挂坠的项链、送我贝壳串成的耳环,还有我最喜欢的丝巾;在我生日时,他还会带我去宾馆,体会一下蜜月的感觉……他为我做过的事太多太多了,有些我都记不清了。但我记得很清楚的是,那些年,我确实感到很幸福。

      但是渐渐的,丈夫的工作越来越忙,他也开始无暇顾及我的感觉了。记得有一次,我撅着嘴埋怨他说:“你已经两个多月没送我礼物了。”他好脾气地哄着我说:“我实在是太忙了。明天就给你一个惊喜,好吗?”

      第二天,他果然带回一对别致的耳环,给我戴在耳朵上。我很开心。他趁机亲亲我的耳垂,说:“老婆,咱们已经结婚七年了,别人都有七年之痒,但我们没有,多幸福啊!”我说:“是呀。”撒娇地偎在他怀里,使劲点头。但他口气一转,接着说:“不过呢,咱们毕竟也是老夫老妻了,居家过日子的,哪能天天都浪漫呢?我作为你老公、你孩子的爹,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那就是——多多挣钱、好好养家。你说是不是?”

      沉浸在幸福中的我依然温顺地点点头。但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失眠了。我忽然感到恐慌,一想到今后也要像别人一样平平淡淡、柴米油盐地过日子,心里就空荡荡的。

      第一次出轨,洺慧害怕得手脚冰凉,却又有着偷吃美味的窃喜。对于一个贪嘴的孩子来说,薄弱的意志根本抵挡不住食物的诱惑。

      认识江一是很偶然的事。那天,我去参加总公司组织的青年舞会。本来我不想去,丈夫答应要带我去看电影的,但领导说人数不够,让我去凑个数。

      我给丈夫打电话,他正为一堆图纸焦头烂额,听说晚上可以不看电影了,忙不迭地说:“好好好,你去跳舞吧。今晚我加个班,改天再请你看电影。”我有些不快,故意问:“你就不怕我和别人跳舞跳出事?”丈夫哈哈一笑,打趣说:“我老婆那么漂亮,还真说不定!”

      我知道丈夫是很相信我的,即使我和男女朋友出去玩通宵,他也不会怀疑我。但这种信任有时真的像个看不见的鸟笼,把我乖乖地拘禁在里面,不敢有任何的不安分。我不想做一只被圈起来的鸟,我想做一只风筝,我想飞得高点儿、远点儿。丈夫只要拉着我的线就好,当我遇到大风大雨的时候,他能把我拉回来躲风避雨;当雨过天晴时,他还能把我放飞到蓝天上去。

      说实话,有时我也觉得自己挺自私的,可我的确是这么想的。生活越平淡,我想飞的愿望就越强烈。

      于是,我带着对丈夫的些微不满和躁动的心情参加了那场舞会,结果,邂逅了江一。

      江一是另一家分公司的市场推销员,比我小两岁。他是我的第二个舞伴,那曲刚好是恰恰。他的舞步很潇洒,有点明星的味道,英俊的脸庞被彩色的灯光映照得亦真亦幻,当我旋转着被他揽进臂弯时,脊背接触到他结实的前胸,竟然有些面红心跳。

      他始终热烈地看着我,边跳边不露痕迹地夸奖我,说我有气质,腿长、腰细,很有跳舞天分,还说我是他至今为止遇到的最默契的舞伴。他的眼神和话语都让我感到轻飘飘的,不知不觉,两人的手越握越紧。一曲终了之后,他就拉着我悄悄退出礼堂,来到了昏暗的楼梯拐角处。

     

      夏季的夜晚仍很燥热,我却觉得手脚冰凉,紧张得心止不住地乱跳。我假装透过窗口在看月亮,全部神经却都在感应着身旁那个年轻男子的体温,心里预感到会有什么事发生。

      江一就站在我身边,我以为他会说点什么,哪怕没话找话。但他什么也没说,而是用两手扶住我的肩膀,把我轻轻扳过来,让我不得不面对他。他的眼睛黑得深不见底。我更加紧张,刚想说话,他却突然俯下头来吻住了我……

      那晚,我凌晨一点才回家。丈夫已经睡了,枕头上还有张字条:“老婆:我太困了,先睡了。你跳舞累了,用热水泡泡脚吧,能睡个好觉。”

      我看着纸条,一种负罪感从心底升起来,但紧接着,负罪感就变成了庆幸——幸亏丈夫什么都没发觉。

      躺在床上,我再次想起了江一,回想和他在一起的三个小时。其实,我们除了拥抱和接吻,什么也没有做。但我知道,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。

      在没被发现之前,人的胆子总会变得越来越大。“侥幸”是魔鬼,它引导着洺慧向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。

      江一是个热情、奔放的人,心血来潮时有些不管不顾。他开始利用一切机会联系我,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他想我了,就给我打电话,一说就是好几个小时。我不得不在回家后把手机关掉,以免丈夫起疑。

      但我不能否认,我很期待他的电话。和丈夫相比,江一是很浪漫的,他总有变不完的新花样。比如给我打电话,我按下接听键,听到的却是一首好听的情歌;有时,我会收到他的邮件,点开,是一首火辣辣的情诗;他还会给我寄包裹,从他所在的分公司寄到我所在的分公司,不足50公里的路程,里面是我最喜欢的毛绒小熊。这些小把戏让我应接不暇,每天早晨一睁眼,我就忍不住地想:今天,江一又会给我怎样的惊喜呢?

      坦白讲,我不爱江一,至少我不认为自己对他有爱情。我只是喜欢被他钟爱的感觉,喜欢他所带来的浪漫和激情。我知道他不属于我,我也不可能属于他,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。但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,只因抵挡不住那份诱惑。

      我沉浸在自己秘密的婚外情里,同时小心地瞒过丈夫。他依然很忙,经常加班,于是我和江一便可以频繁约会。甚至,当江一穿好衣服悄悄离开后,我还有足够的时间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好,销毁一切别的男人曾经来过的痕迹。

      或许是我运气好,整整十个月,丈夫都没有发觉我的出轨。当我拒绝夫妻生活时,他也以为我是在耍小脾气,还会好言好语地哄我,然后再疲惫地倒头睡去。当他睡着以后,我会翻过身来,长久地看着他。他睡得那么沉、那么香,根本想不到,几个小时前,就在他熟睡的地方,还曾躺过另外一个男人。每当此时——也只有在此时,我才觉得很对不起丈夫。

      背叛也曾让我寝食难安。我一千次地下过决心,再也不和江一联络,却又一千零一次地放纵了自己。我对自己说:“就让我再享乐一下吧,只要小心些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   

      我像个沾染了毒品的人一样,江一就是我戒不掉的“海洛因”。他一点一点地占据了我的肉体和灵魂,让我的心再也容不下其他人,甚至我的丈夫和儿子。

      我开始挑剔丈夫的一言一行,只要他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我就心烦,巴不得他离我远远的。丈夫却以为我是在怪他忽略了我。他开始早回家,主动做家务,还极尽温柔地和我说话。他的误解让我更加生气,他越对我好,我闹得就越凶,家里被我搅得天翻地覆,丈夫为此一筹莫展。

      为了缓解我们的关系,丈夫特意把儿子接回来和我们住。可儿子习惯了和爷爷奶奶生活,不大听我们的话。结果,两个人的争吵发展成了三个人的战争,家里越发不得安宁。

      人在不理智的状况下,总会做出一些无法解释的事。现在的洺慧都有些不理解自己当初的行为。她只能自嘲地说:“被鬼迷了心窍。”

      家里战火四起的时候,我和江一曾分开过一阵子。我是因为无暇兼顾,他则是因为老婆怀孕了。

      其实,丈夫在被我折磨得焦头烂额的时候,也曾问过我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我当然竭力否认。丈夫没有过多追究,只是推心置腹地做着自我检讨。他说:“不管你有没有事瞒着我,我都不会怪你。以后,我会对你更好,我会力争做全天下最好的丈夫。”

      丈夫的一番诚意和真心让我很感动。从内心里,我是很爱丈夫的,我从没想过要离开他,或者拆散这个家。我试着收心,并且确实安分了一阵子。

      可是,当江一的短信突然出现在我手机上时,我的心再次乱了。

      我忐忑不安地和江一在咖啡厅见了面。他显得比几个月前成熟了些,但眼神依然那么热烈、灼人。在他的注视下,我想做个贤妻良母的决心就像阳光下的巧克力一样——化了。

      我和江一恢复了地下往来,寻找一切机会享受着偷情的刺激与甜蜜。他就像一团火,把我的理智烧得烟消云散。我像着了魔一样,在他的召唤下一次又一次背叛着我的丈夫、我的家庭、我的良心。

      终于,丈夫知道了我的事。他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,两眼死死盯着我,像要冒出火来。然后,他举起了巴掌。我以为他会打我,不料,那一掌却狠狠打在了他自己的脸上。那声响亮的耳光成了我们二十多年的感情里最深的一道伤疤。

      事情到了这一步,我的心也很痛。虽然明知是自己错了,可一直以来被丈夫惯坏的我,却固执地不肯认错。也许那时,我还怀有侥幸心理,希望丈夫能像从前一样,不管我做了什么样的错事,他都会原谅我的任性。

     

      我们之间冷战了好久,在那期间,我和江一虽不常见面,但依然保持联系。我把他当作倾诉的对象,只要听到他温柔体贴的话语,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。他一直在支持我“为伟大的爱情抗争”,他说,我们的交往是成年人对幸福的自主选择,既然丈夫不能在婚姻里让我幸福,我就有权去婚姻以外寻找真正的感情;他还说,我们的感情是高尚的,因为我们并不想伤害其他人,我们只不过想偶尔为自己活一次,这有什么错?

      他的话再次冲昏了我的头脑,让我觉得自己的委曲求全的确是很“高尚”的,全然听不出他的自相矛盾。我甚至还很傻地问他:“如果我离婚了,你会不会永远和我在一起?”但他从没正面回答过我的问题。

      丈夫慢慢变得平静了,他对发生过的事不再那么痛心疾首,也不再对我冷若冰霜。一切仿佛都过去了。我以为自己最终还是获得了胜利。

      然而,就在我准备和江一分享喜悦的时候,他却失踪了。我怎么也联系不上他。最后,在他常去的咖啡厅门口,我堵住了他。他亲密地搂着一个年轻女孩儿——那女孩儿体态妖娆,绝不是他的老婆。

      曾经,洺慧把婚姻看作乏味枯燥的围城,一心想要飞出去看更美的风景。可当她一身伤痛地想要回来时,却发现自己那温暖的城池竟已失守。

      我失魂落魄地回了家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在床上的。然后,我开始哭,撕心裂肺地哭、歇斯底里地哭。

      平生第一次,我有了深深的挫败感。我感觉自己被骗了,被江一骗了,而且被他骗得很惨。我还记得他在咖啡厅门口看见我时那厌烦、不屑的眼神,还记得他是怎样当着我的面擦掉那女孩儿溢出唇线的口红——那也是他无数次为我做过的事,现在,他却把我当成了透明人。

      我忍无可忍,上前一步指着那个女人问江一:“她是谁?”

      江一轻描淡写地说:“她是我女朋友。”

      我的头轰地一声就“炸”了,脱口问:“她是你女朋友?那我是谁?”

      那个女孩儿忽然哼了一声,开口说:“你不就是那个洺慧嘛。江一都告诉我了。你不是和你老公闹离婚呢吗?听说闹了好几个月也没离,既然离不开老公干嘛还老缠着江一呀?还想让他也离婚?你有病吧!”

     

      我快要气疯了,冲她大喊:“你才有病呢!你又不是他老婆,凭什么说我?”

      女孩儿说:“就凭江一爱我,就凭我不会破坏他的家庭!”

      我浑身哆嗦着,狠狠地看着江一。他却故意叹口气,说:“你还是回去和你老公好好过日子吧。我祝你们幸福。”说完,他们互相挽着胳膊走了,把我像个傻瓜一样丢在那里。

      我是真的崩溃了,哭了好几个小时。天早就黑了,房间里一丝光亮都没有。我这才意识到,已经很晚了,丈夫却始终没有回来。而此时,我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他。我这才明白,以往的一切真的是我错了,都是我一意孤行、任性妄为,才辜负了那么爱我、疼我的丈夫!

      我决定去找丈夫,他一定还在单位里加班,很可能还没吃晚饭。我起来洗了脸,换了一身颜色鲜艳的衣服,出了门。路上,我买了些吃的。我决定向丈夫认错,哪怕要我跪在他面前,也要求得他的原谅。

      我走进了他的办公大楼,进了电梯。当电梯带着我向上升的时候,我忽然感到一阵温暖。我就要见到我丈夫了,我马上就可以靠在他的肩膀上了,他一定会原谅我的,一定会像以前一样,搂着我,拍着我的背,说: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      我就带着这样的期待推开了丈夫办公室的门。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我目瞪口呆:一个女人正在把一勺饭喂进我丈夫的嘴里,她的另一只手被我丈夫握着,两人的目光胶着在一起,丈夫眼中流露出的,是我久已不曾得到的温柔……


    (学 习 吧:www.xuexibar.cn)

    此文章为学 习 整理或来自网络,内容仅供访问者参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